說出分開以後的隔日,冬天,就這樣來了...

 

下班,一個人在砧板前料理我的晚餐.流理台的水花啦花啦地流,刀子切過小芥菜有清脆的斷裂聲,還有一點苦苦的氣味

回頭看著自己在落地窗上的倒影,我忽然記起一些年輕的片段,飄著過往季節的香氣

國中的時候,教室是三層樓的建築,有著開放的走廊,走廊的一側是灰色磨石子質地的洗手台,及胸的白色水泥護欄,

護欄上面,堆滿種了彭琪菊的白色長方形盆栽.間或交雜一些滴著水的拖把呀,還有趴在護欄上對著對面女生班叫囂的男孩子們.

走廊的另一側,是教室.所以若是有老師晚下課,坐在教室上課的人,關著窗戶還是可以聽到走廊上隔壁班玩鬧的叫喊的.

一直到我國三,走廊邊的窗框和門,都還是木制的,刷上那種明明是新漆,卻裝的好像半舊老成那種不藍不綠的顏色.

 

早自習遲到,是要罰站在窗外站著唸書的.那可是非常的丟臉.

旁邊的女生班和對面二年級的學生都眼睜睜看著你背著書包站在窗戶外面.

但是我生性懶散,尤其是上學這種麻煩事情真的很難不遲到.每次都悠悠閒閒的騎著腳踏車,到學校發現已經開始打鐘了,

隨便把車子一扔,就在一樓橫衝直撞,然後拎起裙子三步當一步走飛奔爬上樓梯,趕在鐘聲結束之前把前腳跨進教室門裡,

再氣喘呼呼地找位子坐下.

 

一個穿著短袖制服的早晨,沒聽到鐘聲,我已經不記得是遲到太久還是我難得早到了.

安靜的早晨,上樓梯的時候,我真切的知道,夏天來了.而且也是剛到.

不是因為抬起頭就發現陽光輕輕灑的我滿身白襯衫變的金黃,也不是因為天氣真的熱了或是天很早就亮了.

是一種初夏清新的氣味.

讓人忍不住瞇起眼睛對他微笑.

 

我高興地挽著剛到的夏天,開始我大概準備考個十張考卷的一天.

 

高中了,一樣踩著腳踏車,一樣要聯考.

只不過百折裙的折子變寬了一些,顏色也從深藍變成了黑色.

在上學的路上,冬天聞起來有點冷冷的,有點甜甜的.

 

之後我總試圖在空間座標中尋找那些曾經在時間軸上出現,讓我自然揚起嘴角的..

在日本下雪的冬天,

在台灣高高冷冷的大山上,

找尋這個讓我冷的從頭皮發麻到腳趾,帶著甜味的冷空氣.

 

而今夜,在燈下處理食材的我,聽著刀輕輕落在砧板上豆豆豆的聲音,水繼續流著.

忽然想起那些不知道寂寞是什麼的日子裡,我被滿滿地擁抱著...

 

冬天的清冷,夏天的溫柔.

 

現在,在一些巷子的轉角,騎樓屋簷下,偶爾我會仰起頭,閉上眼睛,特意的找尋那些屬於季節們的香氣

 

其他,寂寞的時候,我料理食物.

 

 

2006 Nov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rilt 的頭像
Aprilt

Aprilt

Apri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王小姐
  • 我不記得

    我不記得我們遲到有罰站唸書耶???在哪個教室呢?現在連我們換了幾次都不確定了。好像有三次吧?
  • 換了好多次教室呀,國一在腳踏車棚隔壁舊的美術大樓,

    國二在水彩教室,有小貓咪在姿君的櫃子裡掛掉過,
    還有三樓一間小小的教室,筱菁在那時候被發現竟然可以張著眼睛打瞌睡,太厲害了.有一次瓊手臂上有一道好深的傷痕,陳姿伶還說被什麼"鋼門"刮到的那間.
    後來甚至還換到理化教室上課,好多人一個大桌子 然後一桌一個男生 哈哈.國二真是流離失所.

    國三就跟普通班在一起呀,學弟妹都到新的美術大樓去了,國三隔一個走廊就是女生A班,隔一個空橋就是男生班,從窗戶可以看到下課男生都在空橋上打球,我還記得哪幾個男生常被偷看耶,真是誇張了,最近的記憶力好差,以前的事情竟然還記得這些瑣碎的.

    遲到罰站的是國三的教室呀,我印象中Q毛黃智源常常被罰耶...

    Aprilt 於 2007/12/01 1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