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陳小舟

我最近真是忙得天昏地暗。從起床到下一次睡覺之間,除了吃飯喝水,就是工作。那天晚上回家,撿到躺在信箱裡,你寄來的明信片,大概是最大的慰藉。我想像你在德國的桌子上醉倒,在查理士橋上漠然,在那些我不太記得的城市街道上,等著過紅綠燈,或是隔著玻璃,看著櫥窗內陳列物的樣子。

有一次我們抱怨到,台灣四周都是水,要出去玩真是一大麻煩。所以當我開始想念那些遙遠的角落,又不能請太多假,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背起包包,往垂直的方向走。
大概每次開始爬山的前一個小時吧,我就會開始後悔,自己真是神經病,怎麼不在家裡好好的喝下午茶,沒事跑來累自己。

我在排雲山莊,一邊躺著陌生的男人,另一側睡著對我極少的行李好生擔心的好好大姊。山莊外原住民嚮導的歌聲未歇,山莊內眾人的鼾聲初起。睡不著的時候,我望著這些怎麼能睡的這麼好的人,又開始想,這樣不能洗澡,冷的發抖,不能睡覺,腳又酸的要死的旅行方式,我還可以玩多久。嘖嘖。

可是你知道嗎,在排雲山莊,穿過層層疊疊的山嶺之外,可以看見好遙遠的嘉南平原,點點燈火。吃晚餐的時候,在玉山上,我看見遠方的城市,華燈初上。這跟路過華江橋或是在101阿,陽明山阿,看台北的夜景可是完全不一樣,因為現在的我從那些燈火裡抽出身來,成為如此一個遠方的,寒冷的存在。恩,真的是,很漂亮。

半夜兩點,我們起身準備出發攻頂。人間的燈火熄了,天上的燈火就會盞盞盈盈亮起。
往主峰的路上走走停停,我一路偏著頭,看著那些在深夜中,城市的灰燼。那有一種,燃燒不起,卻也無法熄滅的溫度。點點紅色的餘溫,在灰色的街道上閃耀。原來我們住的地方,每個晚上都得死一次。

直到太陽升起的時候,又安靜的睜開眼,醒過來,亮晶晶地,嬌媚地,忙碌起來。
我還是城裡人,我還是往山下走,回到我每個晚上都彷彿死去的巢穴,加入那些灰燼之中,醒悟到原來每個晚上,我也跟隨這些城市,一次一次熄滅,又一次一次睜開眼。

我還是喜歡山上清冷的空氣,樹木獨有的甜味,完全黑暗的天空,歐,還有花,那些漂亮的花,於是我想我還是會往山上走。雖然每次都有被誘拐著騙去山上的感覺,但是我每次還是會,繼續被騙。



史達利 2005/9/27

http://picasaweb.google.com/magpie.voice/XrqErE/photo#508060575365894845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rilt 的頭像
Aprilt

Aprilt

Apri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