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上大一一個女孩曾經做過一個broach, 焦黑的圓型鐵盒子哩,裝滿了已是灰的她喜歡的東西。為了擁有他們。

我自己班上同學曾經討論過這個,有人很不贊同,這樣能夠擁有什麼? 當然有衰敗的可能,但也有正向的可能,但重點是,燒光了就什麼可能都沒有。說要擁有,手上有的也已經不是你的最愛了

我跟另一個女生覺得可以理解,因為不忍心面對衰敗的可能。所謂的擁有,大概也不是實質上的擁有,只是最後留下的印象是美好的。

練習不用文字思考,不動大腦一陣子,用詞都口拙起來,嘖。

我以為我可以理解,但不定會這麼行為或思考。

反正,我是又做噩夢了,怎麼到現在還做噩夢,有不想面對那些或許會讓我無法承受的可能性,第一個想法還真是,乾脆封鎖所有資訊比較愉快一點,反反覆覆,但還是這麼做了。現在竟然給我出現在夢裡了,沒有現實要面對,做夢也騷擾我,起床真是很想罵一句,馬的咧。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rilt 的頭像
Aprilt

Aprilt

Apri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