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上課之前,老師要我們帶自己最討厭的材料來,兩大袋。準備跟他們相處一星期。

然後一開始,說明完為什麼自己討厭這個材料之後,大概類似是這樣的,現在開始你們有兩個小時,請對這種材料做十種實驗。兩小時候我們這邊見。

親愛的同學們,我的材料就是菜瓜布。

做實驗,難道我就是擺脫不了做實驗的命運嘛?

兩小時之後的下一個大的任務是,從十個實驗裡,選三個喜歡的繼續下去,使用這三種方法,對這材料做至少十個步驟。

中間有不計其數的小任務。

一整個禮拜中。我時常感覺到困惑

做了一整天沒有東西,或沒有預期的結果,是做實驗常常會碰到的挫折和沮喪。

一個藝術系學生的實驗跟理工學生的實驗,最大的差別我覺得是在於,藝術系裡,實驗沒有目標,他們期待意外。實驗發現材料,是一種讓學生建立自己對材料的語彙的方法。

但是,沒有目標的實驗,我要怎麼設計實驗方法呢?如何設計可以出現意外的實驗?

Do something crazy! 大概是我一整個禮拜最常聽到的一句話,還有就是我對材料太gentle了,要更暴力一點,老師這樣說

我常常困惑於做了一個步驟之後,因為沒有目標,而不知道下一步到底要做甚麼

不過,到後來也隨便了啦,反正就隨便吧, 所以各位才會看到蛋殼這種東西。在台灣,我很討厭用膠,所以買一次AB膠可以用個三年沒用完。在這邊要找一個supporting material來幫你的材料建立形狀也是實驗的其中一環,各種不同的膠,都是可嘗試的選擇,甚至蛋白蛋黃都是。

因為目標不是要做一個漂亮的東西,腦海中也不能有一個漂亮的形象出現,在過程中,我們被要求要瘋狂,直到你發現美麗的意外,那是只有你能製造的意外,然後你才再取回控制權。

其實就是要徹底瓦解和破壞一種材料,直到不能辨識,然後再重新重建他。

其實這不是大家光看到這個學校學生作品集時,所感受到的自由。因為被要求一定要破壞的徹底也是一種很強烈的要求

不過,這的確是一種新的眼光的訓練吧...被要求瘋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rilt 的頭像
Aprilt

Aprilt

Apri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麗瑩
  • yap, do something crazy! now, go to street, then shutting everything you wanna say!
    那我來do something different, 首先, 以後看到是"貓熊"留言的 就知道是我可以吧
    "美麗的意外"...讚!
  • 當然可以阿....可是妳寫麗瑩我也知道是你...這是有甚麼差...哈哈

    Aprilt 於 2009/10/15 01:57 回覆

  • viola
  • Drop all your desire of controlling on things and your-self,
    you may soon figure it out what to crazy about,
    then you'll know what a beautiful life you are having it now.

    so~ go crazy,girl.
  • FrodoGreat
  • 我很龜毛

    gentle 拼錯了。對不起,我太龜毛了。
    看到了瘋狂,我實在很有感觸。我覺得,台灣人要瘋狂,大概只能在喝醉酒之後。那是一種失去控制的瘋狂,只有破壞性,而沒有什麼創造性。但也只有在這時候,我們才不會去在意別人的眼光。藝術家我們有時後會覺得怪怪的,大概就是因為他們隨時隨地都敢表現出(受到藝術理念控制,以及具有高度藝術技巧的)瘋狂、非理性的一面吧。能夠有機會接受「瘋狂化」的訓練,真是令人羨慕。
  • 改啦Mr.Frodo。
    迷失在連續五個禮拜必修課一堆哲學專有名詞以及生氣關於租屋的事情和在又雨又雪的苦難中,今天只過了必修課的一個禮拜又三天。但對於被教育瘋狂這件事情,我有新的觸發。
    不要害怕迷失和困惑。
    恩,大概有困惑才會想要探索更多吧

    Aprilt 於 2009/10/15 0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