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日協同朋友去了仁愛路巷子裡的雅室西餐廳。由於事前完全是他安排,我只要跟著走就好了,所以去哪兒,吃什麼,一概沒概念,相當輕鬆。

因為某人說他住在附近,從國中上學從附近經過一直聞到很香的味道,想來吃已經很久了。

看到招牌大大寫著西餐廳的時後,只感覺真是復古。坐定了之後,看著窗外當時還算好的天氣,我忽然有一種非常肯定的熟悉感.....

"ㄟ~這間餐廳我來過"

"你來過歐?" 我聽到明顯失望的聲音

"對,但我不是來吃飯,是高二的時後從台南跟青年社的人一起北上採訪李豔秋!!!" 我心裡一想...十三年耶,誰會想到十三年後我會坐在同一家店裡阿,這真是太神奇了!

那一年,我們十七歲,白衣黑裙,還真是青春正盛,夢想萬歲的無敵狀態。

那天剛好是12/31,依瑩社長大小姐,在採訪結束之後,就飛回台南。說實話,我真好奇他現在到底再做什麼,好奇到只能用google搜尋了。

女人跟我,擠著只能抬頭呼吸上層空氣的莒光號在瑞芳摔下車,夜晚的月台,有一個看起來很像是離家出走的長髮母親抱著他的孩子,在長椅上敘絮。乘著司機非常非常搖晃的公車上山,住在她金瓜石的老家。女人是時雨中學畢業的,我是第一次到金瓜石。

現在我好像還在未已經不那麼確定的夢想掙扎什麼,也同時為自己身心能夠適得其所掙扎什麼。

女人一樣任性,一樣愛漂亮,被一群小孩子圍繞,大概快結婚了吧。

面對眼前的菜單,我還晃神的在確定到底是不是這家店。這就是緣分。因為我根本忘記這家店的名字了,依稀有印象大概是因為梁實秋有文集亦為雅室?

但是我記得從座位上透過雙層玻璃門外看到的風景。

說到食物上,是家專賣牛排的店,很好吃歐。總體而言,價格和食物的精緻程度是相匹配的。

而且我要大大讚揚他的一點是,他上菜的速度很好,不會一吃完,甚至還沒吃完,馬上就上下一道,台北太多店家有接應不暇的客人,但是被趕著吃飯的感覺實在一點都不享受。一面悠閒地吃,一面聊天,看風景,在食物美味消失之前好好仔細品嚐他,這種奢侈的吃食方式,當然是不容許時間急促的。

我沒帶相機,只能大概描述一下。

前菜,芒果蟹肉酪梨塔。***** 很好吃,從來沒想過要把蟹肉跟芒果配,可是很好吃。夏天吃起來就有清爽感,在每次都悶著要下雨不下雨的台北,更是讚。盤子旁邊畫花的醬汁,印象中有兩種吧,有水果酸味和一點鹹味,單嚐起來味道很厚,像是信義誠品樓上賣的高價葡萄酒醋之類的東西。

湯,跟蘆筍有關。**但比起蘆筍湯,他更像是蘆筍泥,但在整頓飯之中並不出色

沙啦,無花果沙啦。***賣點應該是新鮮無花果,但我跟女人去西班牙的時後吃到快吐了,成熟時非常甜膩軟爛,在旅行的小筆記本中,我們一致毫不猶豫的評價為老人家的食物。這裡用的無花果沒那麼熟啦,但我個人沒特別偏好,除此之外,就是新鮮奇怪蔬菜組成的沙啦,有一種菜是苦的我不喜歡,茴香的葉子味道太重了,也不是我的菜。

主菜,老饕牛排,五分熟*****。我要說,台北目前吃到的牛排,就屬國賓A-Cut和這家最好吃了。但是這家的價格比A-Cut可親多了。小姐說老饕牛排的部位是肋眼的上面,所以不那麼油。口感非常軟。因為他的口感其實比較鬆軟接近菲力,但是我個人覺得他的油脂含量比菲力飽滿而比肋眼少,所以真的有快要入口即化的感覺,好吃的牛肉灑鹽巴就很好吃了。 牛排的配菜就沒什麼太特別的。

朋友吃的主菜是紐約客,是肋眼之下一樣在肋骨附近的肉,口感比較緊實,據說師傅是特別為了紐約客特有的那條不容易切斷的"筋",才特別要料理他的。比我的老饕油一點,咀嚼起來也是很有滋味,好吃,但我個人口味喜歡我的老饕牛排。

甜點,熔岩蛋糕佐冰淇淋。****我實在很enjoy切開蛋糕考的酥松的外層之後,看著巧克力流出來跟旁邊的香草冰淇淋混在一起的樣子。一聽到這個甜點,連不能吃冰淇淋的我都毅然決然地說,我要熔岩蛋糕:D

朋友的甜點是,很濃的苦甜巧克力蛋糕佐香草醬,其實我不太記得了,因為我全神貫注在我的熔岩上,挖哈哈

最後的飲料也忘的差不多了,一般吧。

總評,味覺得到相當滿足的一餐


 

雅室西餐廳

台北市安和路一段49巷10樓1號

02-2775-3011/02-2775301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rilt 的頭像
Aprilt

Aprilt

Apri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麗瑩
  • 口水都流出來了
    13年..真不可思議
  • 女人
  • 我還記得,採訪那天我點了蘋果茶。在往後的13年中,我曾為了減肥吃了大量蘋果,但從不曾喝過蘋果茶了。
  • 真的有照片嗎?你說了我才有一點模糊的印象......在哪?
    我倒是對蘋果茶還蠻熟悉的...twinning的蘋果肉桂茶,冬天喝起來很溫暖。
    但twinning最好的還是lady grey

    Aprilt 於 2009/08/14 17:18 回覆

  • Dave
  •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台北市巷子裡的西餐廳,我就想到被吃到的牙籤.....

    我講的好像完全是題外話,whatever...
  • 我記得...我還記得我穿紅色裙子...那是溫州街的黑森林,德國餐廳。
    能夠把牙籤咬碎還以為是牛肉煮太老,你也不是平常人
    我想女人和Dave,可能不知道,溫州街那餐,是我們三個一起吃的吧...

    Aprilt 於 2009/08/14 17: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