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今年有小草地音樂節! 去年好想去的,結果沒有舉辦。第一屆的CD讓人覺得非常舒服,安安靜靜的像春天的早晨和下午。但是在安靜之中,所有東西都在慢慢的甦醒和長大,有某種溫暖的生命力。其中有本來就我很喜歡也有聽了CD才喜歡的團,絲襪小姐,929,1976,Nylas 點點點。如果在我唸書之前能夠成功去玩那就太好了!

聽了這些歌,可以讓人整個又有一點年輕和力量,這些時刻都覺得應該好好支持艱苦的音樂創作者才對,很想好好謝謝他們,在孤獨的時後能夠讓他們的聲音給我力量。

雖然音樂能夠影響的人比較多,但是聽一聽,總是讓我覺得,阿!我也要做出能夠讓人感覺溫暖和美好的Jewellery!就算只能溫暖一個人,那也很好了!

最近一直(一直到現在)都在考慮學校的事情,運氣很好的,目前已經有三間錄取的學校,英國的BIAD,瑞典的Konstfack和台灣的南藝大。不管怎樣,一年放棄工作的努力被人肯定還是很開心的,而且很多本科系的學生畢業都不一定考的上,老天爺真是照顧我。好困難的抉擇,為此寫信問了一大堆人,一筆一筆看網路資料,還做了跟蘋果日報一樣的表格,但是最後呢,我還是等待潛意識做決定,而不是靠表格上各個學校理性分析的優缺點。所以,英國第一個救out了。

長治說的很妙:理性分析只是說服自己"以為"自己知道在做什麼而已,但有些人(像他自己)很喜歡這種自以為就是了。換句話說,是另一種自欺欺人(在決定自己相關的事情的時後)。 我倒覺得一個理性思考的人還能這樣批評理性思考相當不容易,好後設歐!

因為在理性的包裝下,可以條列出優缺點,所以來日如果有抱怨,其實也沒得好怨,比較容易讓人接受而已,自己已經選擇了優點最多的那個。

這種能力在工作上好好用歐,能夠面對事情能夠有效率而完善地處理。

但是我好懷念那個依賴直覺生活,存在的自己。長治說他也懷念那樣的我。

大學以前,憑著直覺我可以處理幾乎所有的事情,所以論說文寫不好,條理不好,邏輯不好,數學不好,就算了。反正可以處理好的也夠讓我過關了。但是大學,研究所,選了自己不在行的東西,直覺當然無法讓我順利輕鬆的繼續過去,大一的普物期中考才19分,而且寫的時後還覺得自己都會寫,真是嚇到那個19歲的我了。於是我學著很努力的學習,達到一般的水準。於是我學會怎麼做實驗,設計實驗,進了研究所。出了學校,踏入工作,這種理性分析,邏輯和執行力,實在很好用。所以他漸漸主宰著我大部分的生活。好像這團東西越來越緊實,越縮越小。年輕的夢想從棉花變成鉛塊。人也越來越保守

在思考學校的時後,我不禁想著,出國唸書是小時候的夢想(但是是現在的嗎?),而且終於又回到了我喜歡的藝術(現在還是嗎?),科學的,實驗的,總是要告訴你要做做看才知道結果。出國唸書埋藏著好多可怕的鬼魅。人生地不熟,租不到房子,寂寞又寒冷。而且他們的學生作品看起來那麼喃喃自語,歐,其實我討厭那麼喃喃自語的東西,那麼曲高和寡,自命清高。

但是我好懷念那個依賴直覺生活,存在的自己。而依賴理性和分析做決定將會是我繼續工作無法擺脫的事情。繼續工作可以讓我實現現在有自己的房子和家庭的夢想,但我可能會就這樣成為一個自己不怎麼喜歡的人,而且變不回來。

女人說:所以你說如果出國唸書,那目的對你來說是找回自己,這樣不對阿,人總是會改變,你這樣像是在憑弔什麼。

我不覺得自己在憑弔什麼,的確,人長大總是會失去什麼得到什麼,但是我想去,那是因為想接近那種直覺的狀態一點。(當然,不管去南藝或是斯得葛爾摩也不一定就真的可以)

扯的好遠,說回,溫暖,清新和美好這件事情。我瞭解在創作的過程中,很多是要從自己身上挖掘的,但是為什麼每個人挖出來的都是那種陰暗晦澀的東西。然後自以為是的喃喃自語。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太多的不美好,有需要這樣不停的強調和重複嗎?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的美好,或許這些才是需要被大聲歌唱和提醒的我不知道對這種型態藝術家而言,把自己心中的黑暗和創傷挖掘出來,暴露出來,對他們自己而言是不是一種療慾的過程,但對以前曾經有一度很關切這一類藝術和電影的我來說,其實後來想想,看的當時不舒服(可是為了要理解還是會硬看下去),看完到現在覺得,老實講一句話,覺得在看人家的排遺。

由此,我想jewellery身為一種禮物。不管是給自己的或是給別人的,他應該具有某種力量。我想賦予我的孩子們那些清新,溫暖,美好的能力。至少我自己戴著他們的時後,我可以感覺到開心。我也希望他們能夠安慰或者提醒別人這個世界還很美好和年輕。

在斷斷續續的創作和工作之間,我慢慢的瞭解到我對jewellery designer這種身份的心情,可惜學校都申請完了,不然我一定把這個寫進我的study proposal裡面,不過這可是跟一個材料科學碩士畢業的人一點關係也沒有!教授們可能由此覺得很沒吸引力也可能,哈哈。 Konstfack 的校長,在網頁上對大眾的話是: We are daring! Are you? 就足以顯示這個學校年輕的力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rilt 的頭像
Aprilt

Aprilt

Apri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ave
  • 很久以前妳說過:過於堅持理性思考也是一種不理性。已經不太確定過了多久我才瞭解這句話,不過"理性思考也是另一種自欺欺人"的想法也有部分是從此衍生而來。

    最近常在想,現在選擇的生活跟當初心中的夢想是不是背道而馳? 我猜我可能又要好幾年才找得到屬於我自己的答案了。
  • WWWWEEEEELLLLCCCOME!! Dear Davvvvvve.
    聽起來我小時候好像說過很多自己現在都不記得的話了,現在看起來也還不會沒道理。真是越長大越笨...
    關於夢想,我現在真得有新的想法,大概也是人一直在變吧,環境也一直便。夢想如果是當初死守著的那個,也不一定就是現在該要完成的。如果一直是該要完成的,那我相信總有一天,如果是你,你一定會到達那裡。
    為了擺脫我這些年來的ㄍㄧㄥ...能夠開心,能夠吃,睡得好,起床覺得人生充滿希望,相信不管怎樣,老天爺總是有一條路要給我走,那大概就是我現在覺得最美好的事情。

    Aprilt 於 2009/06/22 11:16 回覆

  • livia0527
  • 就 勇往直前吧 親愛的仙女!
  • Aprilt
  • 看來兩年之後離開Konstfack,我得到了兩年前覺得最美好的事情。哈哈哈哈哈。能吃,能睡,覺得未來有希望的光明和開心。那裡的確給了我勇氣。

    我對自己祈禱,勇氣要在現實中堅持。就算心態再年輕,做的事情再年輕,年輕的時代早已不在。人生從來就是不停止的殺伐,請賜與我堅持的勇氣! 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