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日跟Luke(堂弟,大一,身上穿很多洞的搖滾少年,不知道有沒有人在身上打洞多到在陽光下可以看到光穿過去的)談及這次冬遊歐洲,竟然聽到兩次我國中買的CD,懷念又有點錯愕.......在德國是剛巧碰上餐廳裡有人演奏鋼琴唱live,在波蘭則是廚房裡的收音機傳來的音樂 : Mr.Big, Wild World.
Luke聽到我國中聽Mr.Big, GNR, 還沒有爛掉的Bon Jovi,meat loaf 這一類的音樂時感到很驚訝.沒想到我是這個tone.

是阿,我聽搖滾,國中尤其聽的重.

其實大多數的資訊是來自於學校規定聽'大家說音語'之前那半個小時余光主持的廣播. 兩個節目都會用錄音帶錄下來反覆的聽,'大家說英語'自然為的是應付學校,余光的節目則是為了切到正確的時間,聽我喜歡的歌到底是誰唱的.

聽的時機,至少有三分之一,應該是在跟我媽吵架的時後.

面對那些無言以對的要求和言詞,我最後的反應就是走進房間,關上門,把那些代我怒吼的rock'n'roll開得震天響.不能說出口的生氣,讓身體顫抖的憤怒,就跟著那些主唱嘶啞的聲音和房間的牆壁一起共振.

(話說那時候我家的屋子,我房間在一樓,隔壁就是廚房,我媽大概炒菜也把鍋碗瓢盆框啷的很大聲吧.一樓都好好的沒有垮掉,真是堅強的房子.)

Luck這小子小時後脾氣差的不得了, 有沒有像我這段時期我們都忘了.不過他到現在還打鼓,而且據說玩的不錯.說舊曆年要給我聽個他的愛團,很"怒"的團.我笑了. "這好像不太適合新年聽....

為什麼呢?為什麼後來就很少更新這類的音樂了?

上了高中,上了大學,研究所,工作.那種震動整個身體的情緒,似乎慢慢被其他淹沒.

新鮮,明朗,開心,溫柔,感動,冷靜,清晰,不耐,厭煩,委屈,哀傷,失落,無奈,喜歡,討厭....可是沒有憤怒,沒有生氣,頂多出來串個場的是'不高興'而已....是不是這樣.所以已經不需要有人代替無聲和哽咽的我怒吼了,還是那些曾經的生氣已經自己找到其他化身和出口.

(當然,我跟我家阿娘的關係比我國中好多了.....吧)

"憤怒生氣" 跟 "生氣蓬勃"兩個不同的生氣,不知道有沒有真的關聯 .所以人不生氣了,生命也不像少年時期那麼張牙武爪充滿希望和青春的可能性.

偶爾還是會聽GNR和Queen. Bon Jovi那張我很喜歡的New Jersey好像已經不見了(這張的blood on blood曾經讓我很感動),聽這種團阿,用沙啞性感的聲音唱抒情歌,聽起來還是特別深情,這一點呢,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rilt 的頭像
Aprilt

Aprilt

Apri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